塑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郭嵩焘试图直立行走的猴子-【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1:54:11 阅读: 来源:塑焊机厂家

在晚清的官员中,郭嵩焘无疑是思想先进的一位,是和传统之爱国者有些不同的一位。换句话讲,他的思维方法,看待问题的视角,都与常人有异,是思想解放队伍中的先驱之一。然而,朝廷内外,皆有人把他视为“汉奸”。

郭嵩焘是清末外交官,字伯琛,号筠仙。出生于 1818 年,卒于1891 年。湖南湘阴人。进士。元年(1875 年)授福建按察使,又任总理衙门大臣。次年首任出使英国大臣。1878 年兼驻法国大臣,次年以病辞归。

“以病辞”,多数时候是政治操作。1909 年 1 月 2 日,摄政王载沣将开缺回籍,清廷的诏书谓“其现患足疾,步履维艰,难胜职任”。

实际上,是惧怕袁世凯的权力威胁到皇权。摄政王本想杀掉袁某,因张之洞极力反对才作罢,只令他回乡养病。

与袁世凯“足疾”有一点不同的是,郭嵩焘之“病辞”,并非清廷

官方单方面行为,也有郭嵩焘自己不能不如此的原因,也就是他自己“托病”辞职。郭嵩焘主张学习西方科学技术,兴办铁路,开采矿产,整顿内务,以立富强之基,并极其关注西方的议会制度。这在古老的中国是不得了的言论,遭到顽固派的猛烈攻击是必然的。

郭嵩焘当大使期间,处理了很多具体事务,维护了中国的权益,一生与“汉奸”无缘,那么为什么得“汉奸”之名呢?郭氏的副手刘锡鸿对他的举止颇看不惯,向朝廷参劾了郭嵩焘,指出郭嵩焘有三大罪:

(一)游甲敦炮台,披洋人衣。即令冻死,亦不当披。(二)见巴西国王,擅自起立。堂堂天朝,何至为小国国主致敬!(三)柏金宫殿听音乐,屡取阅音乐单, 仿效洋人之所为。在刘锡鸿看来,这三件事都是大伤国体的,是“媚外”的行为。在那个年代,清廷是“天朝上国”,郭嵩焘的行为与此相悖,还不是有失国体?刘 锡鸿虽然没有直接使用“汉奸”

二字,但其义自现。其实,郭嵩焘“汉奸”之名并非走出国门之后才有的。

郭嵩焘出使的直接起因是“马嘉理案”。马嘉理案又称“云南事件”

或“滇案”。1874 年,英国陆军上校柏郎率领一支近 200 人的武装探路队探测从缅甸到我国云南的陆路交通,英国驻华使馆派遣翻译官马嘉理前往滇 缅边境迎接。1875 年 2 月,马嘉理引领柏郎一行未经知会云南地方官进入中国境内,与当地民众发生冲突,马嘉理首先开枪打伤一名群众,愤怒的群众将 马嘉理及其数名中国随员杀死,柏郎一行也因此受阻,退回缅境。事后,中英双方经过一年多的交涉,先后签订了《烟台条约》和《烟台条约续增专条》。

“马嘉理案”发生后,清政府手足无措,只得答应英国的种种要求,其中一条是派钦差大臣到英国“道歉”,并任驻英公使。清廷决定派一向以懂洋务著称的郭嵩 焘担此重任。消息甫一传出,舆论大哗。人们或替郭嵩焘惋惜,或劝他千万不要干这种丢人的事。郭嵩焘的家乡湖南听说他要出使外国,群情激愤。1876 年  10 月 4 日参加乡试的考生在玉泉

山集会,声讨郭嵩焘,并扬言要砸郭嵩焘家。郭嵩焘原来“激昂慷慨,本不以远游自阻”,但这次实在招架不住了,他一再向朝廷告病假,并想回湖南养病。太后于 1876 年 3 月 4 日、9 月 6 日两次召见郭嵩焘。

郭嵩焘在日记中详细记载了后一次召见:“问:‘汝病势如何?’答:‘臣本多病。今年近六十,头昏心忡,日觉不支,其势不能出洋,自以受恩深重不敢辞。及 见滇案反复多端,臣亦病势日深,恐徒使任过,孤(辜)负天恩,不敢不先辞。’慈禧说:‘此时万不可辞。国家艰难,须是一力任之。我原知汝平昔公忠体国,此 事实亦无人任得。汝须为国家任此艰苦。’又谕云:‘旁人说汝闲话,你不要管他。他们局外人,随便瞎说,全不顾事理。你看此时兵饷两绌,何能复开边衅?你只 一味替国家办事,不要顾别人闲说,横直皇上总知道你的心事。’……谕:‘这出洋本是极苦差事,却是别人都不能任。况是已前派定,此时若换别人,又恐招出洋 人多少议论。你须是为国家任此一番艰难。’慈安太后亦云:‘这艰苦须是你任。’”最后,郭嵩焘成行了。

郭嵩焘生活的年代,清王朝已经远离了“盛世”光景,列强觊觎之志日逞。但在清政府的骨子里依然以“天朝上邦大国”自居,强调“夷夏之防”,自大情结一如从前。郭嵩焘到了国外之后,对那里的制度、风俗所作的介绍,打破了人们牢固的“夷夏”观念,比如《使西纪程》

对西方的政治制度,多所赞扬;推崇西方国家的言论自由,认为西洋“是非则一付之公论”。总之西洋是君民兼主,而中国专制政体“随声附和,并为一谈,则弊滋多”。

《使西纪程》经总理衙门刊印后,朝廷内外议论纷纷,口诛笔伐者大有人在。李慈铭斥其“记道里所见,极意夸饰,大率谓其法度严明,仁义兼至,富强未艾,寰 海归心……凡有血气者,无不切齿。”清廷立即下令毁版,禁止流行。1877 年 12 月 15 日翰林院侍讲张佩纶上奏,请朝廷将郭嵩焘撤职调回,原因 是“其《纪程》之作,谬轾滋多”,“今

民间阅《使西纪程》者既无不以为悖,而郭嵩焘犹俨然持节于外”,“愚民不测机权,将谓如郭嵩焘 者将蒙大用,则人心之患直恐有无从维持者”。清廷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替换郭嵩焘,才使他免于立即被召回之辱。最后郭嵩焘在任期未满的情况下,奏请因病销 差,清廷立即诏允并以曾纪泽接任。1891 年 7 月 18 日,郭嵩焘溘然长逝。8 月 26 日,直隶总督上奏:“伏念该侍郎服官中外,历着 勤能,圣朝轸念前劳,自有恩恤之典。至其政绩学术,卓绝可传,应请旨宣付国史馆立传,并饬下湖南巡抚录其所著书,咨送史馆,以垂不朽……可否特予褒嘉,以 劝学行,出自逾格恩施,非臣所敢擅请。”8 月 29 日,清廷回答:“郭嵩焘出使外洋,所著书籍,颇滋物议,所请着不准行。”

认识 上的差距,实质出自观念。不仅仅是某个人的思想意识,更是朝廷乃至整个社会的思想。在弥漫着“自大”观念的氛围内,唯一不受指责的行为就是与固有的一切保 持一致,人云亦云。郭嵩焘不知掩饰地宣讲西方比中国强,忘记了“夷夏之防”的祖训。在虚假充斥的世界,人们挂在嘴边的是虚言假语,真语实言只能藏在肚子 里。郭嵩焘虽然是官员,但本质上还是文人的成分多一些,讲话不知避讳。

当然,在封闭环境生活久了的人,会表现出某种软弱,郭嵩焘也是如此。他从不主张“拒夷”,总是把挨打的责任归于中国的落后与愚昧。

实际上“挨打”的因素是复杂的,制度落后会挨打,这不假;然而我们不能认为制度落后就该挨打,“会”与“该”,不是同一个概念。封闭之国的人民初出国门,内心难免脆弱,其思想作风也难脱此途,以后就会不治而愈。

对外开放,不是轻松嘻笑的话题,初期总是伴随着种种无奈和不如意,郭嵩焘正是如此,我们后人不能用眼下的思维方式对前驱求全责备。其实,他的思想比起同时代的人来,要深刻得多。郭嵩焘较早地看透了西洋立国有本有末,强调学习西方应从科学技术上升到政治

制度、人心风俗的层面上来,仅此一点就高于“中体西用”的文化取舍模式。

“爱国”是内涵确定外延却极其丰富的一个概念。在“爱国”思想的统率下,其行为因行业和方式的不同可以有多种,诸如教育爱国,工业爱国,杀敌爱国,革新 爱国等等。郭嵩焘具有强烈的爱国民族意识,只是他的“爱”与盲目附和统治者不同,也不是那种“中国文武制度,事事远出西人之上,独火器万不能及”的思想。 郭嵩焘主张通过对外开放,吸纳西方物质上的“长技”、“朝廷政教”和“人心风俗”,以期完善封建专制政体与封建纲常伦理。郭嵩焘的思想显然太超前了,以至 于他的爱国心不被理解,成了“汉奸”。实际上,他的心比任何一个骂他为“汉奸”的人,更盼望中国富强。

在《革命时代的文学》中 说,猴子为什么终于是猴子呢?就因为猴子不肯变化。也许曾有一个猴子站起来,试用两脚走路,但许多猴子不许它站立,把它咬死了。郭嵩焘的命运,比起那只试 用两只脚走路的猴子来要好,清政府虽然对他不满意,至少没有杀掉他。至于不被人理解,先驱的命运大体都如此。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北联nk生物细胞

NK细胞治疗肺癌

无精治疗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