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河南鸡泽葱价暴涨被指葱珍贵部分商贩炒作加速涨价蔬菜刚竹属

发布时间:2020-10-18 15:02:31 阅读: 来源:塑焊机厂家

河南鸡泽:葱价暴涨被指葱珍贵部分商贩炒作加速涨价蔬菜

前不久葱价暴涨,特别在北京、上海等地的市民发现,与往年相比,葱价翻了几番,“花10元钱仅能买到两根大葱”。近来“向钱葱”虽有所放缓,但仍是“葱珍贵”。记者近日走访邯郸市某大型超市,发现葱价为每斤4.5元,而鸡蛋不足4元,市民戏言一根葱抵得上好几枚鸡蛋。面对葱价高企现状,对于供应链源头的葱农来说,却只能望价兴叹,几无获益。

1、种植面积“增减怪圈”依然

相对其他一些县区,冀南鸡泽小县的大葱种植面积较为可观。这里有着面积上万亩的大葱种植基地。据当地有关部门透露,近3年来,鸡泽县大葱种植面积是逐年增加的,且去年的种植面积达到了历史最高,大葱品种多为优质的章丘大葱。

和其他很多农作物一样,如果上年度价格较高,种植收益好,相应的,下年度该农作物的种植面积就会又相应地扩种,反之,面积就会缩减。

鸡泽县科协邢银田介绍,2009年,该县种植大葱3万多亩,收获期地头交易价每斤3-4角钱,葱农亩效益约两千大几百元,高些的在3000元以上。2010年,种植面积3.4万亩,葱农的亩效益一般在5000元以上,高的达到六七千元以上。在高效益的驱动下,2011年,鸡泽县的大葱面积扩种了20%,达4万余亩。“虽受天气等原因单产较低,但与上年的总产量并未减少。”邢银田说,由于收购囤积大葱商贩大大减少,使得葱价不足3角钱,葱农的亩效益只有2000来元,收益大减。

2、面对高价葱农却无获益

记者了解到,在鸡泽县,葱农是不储存大葱的,都在收获的季节刨下后,随行就市立即出售。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大葱刨出之后,干枯得很快,分量锐减。鉴于此,葱农都是将葱收获后在地头就开始交易。

也就是说,虽然此时葱价高涨,但收获时节早过,农民早就将田里的大葱卖完,如今手头无葱,自然收益已是与己无关,赚钱的都是囤积大葱待涨的商贩。据了解,这些商贩一般以山东人居多。邢银田介绍,2009年,囤积大葱者赚了个盆满钵满,致使2010年囤积大葱者大量增加。在鸡泽县手头有资金,即便此前从未存过大葱者,也加入到存葱的行列,导致这一年大葱刚收获,就出现大量抢葱囤积的现象,葱价自然大幅攀升,高出上年一倍之多。结果可想而知。存量超常规增多,导致这年春节后的大葱价格不尽人意,年前存的大葱年后一斤变成六两不说,价格还没买时高,使得所有存葱者血本无归。

因此,去年很少有商贩敢大量储存大葱,导致了去年收获大葱时的价格特低,每市斤不足3角钱。葱价便宜,葱农自然吃亏。但同时,也大大刺激提前购葱消费,在鸡泽城乡不少人在大葱收获后不久,花上一二十元钱,买到几十斤大葱,自存自吃,使得大量的大葱变成了零散多户存储,“如今,很多人还没有吃完呢。”

3、葱价上涨另有原因?

孰料,春节过后,大葱价格一路上扬,“俩月翻了两番”,尤其近期,北京、上海、广州等一些大城市,与往年相比,大葱的价格翻了几番,甚至有媒体曝出10元钱只能买到两根大葱,即买一根大葱的钱可以买10多枚鸡蛋。

在调味品中,继往年“蒜你狠”、“姜你军”等新词相继盛行之后,今年,“向钱葱”一词在中华大地再次成为百姓热论的焦点。

大葱为啥这么贵?有分析人士认为,由于去年大葱种植面积减少、产量降低引发了供求失衡,此外,中间环节多次倒卖也助推葱价上涨等。但在邢银田看来,却并不完全认同这些观点,他认为另有原因。

邢银田认为,透过鸡泽大葱种植及收存情况,全国大葱主产区也是一样,目前,葱贵葱农并没有得到实惠,也并不是去年大葱种植面积少,造成大葱价格如此昂贵的原因是因囤积商减少,可供流通的商品葱货源短缺,加之收获期大葱价格便宜,自食存葱百姓增多,其次才是天气因素导致产量降低。

对于一些大中城市市民来说,大家多是随吃随买。现实却是商品葱存量绝对减少,远不能满足大葱市场需求。而大量城乡散户储存自食多余大葱,即便是烂掉也很难流入市场,所以才导致了大葱价格的暴涨。邢银田表示,再加上去年山东大棚大葱效益不佳,致使今年大棚大葱面积大幅下降,由于今春气温偏低,使大葱在近一个时期造成了青黄不接,再加之部分商贩的人为炒作,故而加速了大葱价格暴涨。

4、建议畅通信息渠道

采访中,有农民朋友不无埋怨地说,“种多大面积,卖什么价格,这些信息都了解得很少,多年来大家都是盲目跟风。一看价格高了就多种,价格低了第二年就少种。这样下去,就是一个恶性循环。”

业内人士表示,缺乏科学合理的种植指导以及中间流通环节过多,是大葱、大蒜等农产品(12.12,-0.19,-1.54%)价格不稳的重要因素。因此亟待建立起全国范围内的农产品种植和供需信息网,并采取农超对接等方式减少流通环节,从而最大限度避免“菜贱伤农”与“菜贵伤民”轮替。

鸡泽县一家农业合作社负责人建议,种植户多是一些分散性的农民,市场难预测、农民思想难统一。希望能建立一个信息发布系统,除了县区直至乡镇,真实统计重要农产品种植面积和农民种植意向,及时发布价格信息等,“价格涨跌似乎平常,其实也很诡异,但是信息不对称,难保谁被拖下水。”

看皮肤病的医院

成都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

儿童癫痫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