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四川恒升私募融资为抓震后重建机遇

发布时间:2021-01-20 06:44:39 阅读: 来源:塑焊机厂家

死者已矣。

地震对于当地大数人来说是灾难,但有些人、有些企业也能从中看到“机遇”。

四川恒升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恒升)可能就是后者之一:仅地震灾区未来3年的重建中,四川地区要修复328座污水处理厂,重建21座;污水处理管网修复765公里,新建6350公里。这还不包括城市供水系统的修复和重建,以及垃圾处理系统的修复和重建。

对四川恒升这家“为环保、市政水务等提供环境保护和环境污染防治工程咨询、勘测、设计、建设总承包”的企业而言,“能不能长大,未来3年是关键。”10月25日,该公司总经理张贵虎说在成都震后经济发展投融资峰会上表示。

“若抓住了这个机会,四川恒升就有可能发展成为一个立足成都,辐射西南的环保工程企业。”

由此,其一改过去“审慎”的发展思路,以出让49%的股权向外寻求2000万到5000万的股权融资。“如果双方对前景有共同想法”,四川恒升也愿意让投资者控股。

四川恒升在机遇之外,也是挑战所迫。张贵虎说,“企业发展早期是怕发展太快,自己把自己累死;后期则是怕发展跟不上,别人把你挤死。”水务市场如今的发展已经让四川恒升有了压力。

重建机遇

“以崇州为例,其水务市场就有10个亿的规模。”张贵虎说。

从该市政府门户网站得到的消息,原名蜀中的崇州市全市面积1090平方公司,辖25个乡镇,总人口仅为64.15人。

在此次汶川大地震中,东距成都仅37公里的崇州市也受灾严重。包括原水到售水的供水系统以及污水处理系统都需要恢复、重建。这对像四川恒升这样的企业而言,颇为诱人。

厦门市水务集团人士指出,2002年建设部颁布了《关于加快市政公用行业市场化进程的意见》,由此包括外资和民资在内的市场主体被允许进入水务市场。此后的2004年5月国家又颁布和实施了市政公用行业特许经营管理办法,完善了水务市场竞争机制。

BOT“是其他资本介入国内水务市场的重要方式之一”。上述人士说,BOT模式即政府或其授权的国有资产管理部门通过招投标竞争选择投资者,此后该企业就获得了城市水务的特许权,在项目所在地成立专营公司,在特许经营期内通过运营获得效益;期满后则将项目资产无偿移交给当地政府。

这就是所谓的建设、运营、移交的BOT模式,“通常的特许经营期都在20年到30年之间。”其间政府将向投资者支付购买服务所需的资金,或者投资者向终端消费者收费。

尽管为当地铺设水务管道花费不菲,但以崇州市10亿元的水务市场而言,“即使以现在8毛多一吨的价格收费,每年的收益也有2200万。”张贵虎说。倘若能在这3年中拿到足够多的项目合同,由于特许经营的排他性,未来二三十年四川恒升就能立足四川而做强。

何况包括水务市场在内的环保市场在未来几年还将持续性增长。据国家环保总局预估,“十一五”期间我国环保产业将保持15%到17%的增长速度,因为在此期间我国将继续加大污染治理和生态环境建设的投资规模,这方面的投资总额将达1.4万亿元,在危险废物和医疗废物处置、城市污水处理、城市垃圾处理、燃煤电厂脱硫等8大重点环境保护工程中的总投资约为3336亿元。

2010年环保产业的年收入总值,国家环保总局预计将在8000亿至1万亿左右。“仅以成都的主城区为例,就有100万吨的水务处理要求。”张贵虎说,不算管网铺设的投资,每年光污水处理的市场规模就在10个亿左右。

这种巨额收益还不包括“水价看涨”带来的额外收益。

此前国内有近半数水务公司都面临亏损,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政府对水价的控制。但是“水价迟早是要涨的”。城镇供水协会提供的数据,在1998年到2001年的4年间,我国36个大中城市居民用水价格就已经由0.14元调整到1.27元。

水也已经是稀缺资源。到2030年,我国用水总量将为7000亿至8000亿立方米,而实际可利用的水资源只有8000亿至9500亿立方米。据有关资料统计,全国663个城市中,有400多个城市常年供水不足,110个城市严重缺水。

生存还是死亡?

但显然四川恒升是意识到了危机。

在全国环保产业近万亿的市场规模中,80%来自水务市场,“而这块竞争激烈”。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如今每个项目招标,“仅上市公司就会有5、6家参与”。

中国庞大的水务市场商机吸引了不少投资者。建设部副部长仇保兴此前说过,中国的水务市场容量很大,目前大约有3000多亿元的新建资产,加上存量应该有上万亿元。

于是众多投资人进入到了中国水务市场,包括法国苏伊士公司、法国威立雅公司等。后者在进入中国后,已经做了将近20个供水服务项目。而上市公司中,原水股份、武汉控股和南海发展主业都是供水业务,而钱江水里、首创股份也涉足供水、污水处理业务。

对于像四川恒升这样,最初把自己的业务定位在“环保工程的实际建设和操作”的公司而言,“走与资本结合的道路,占据足够大的市场后再往开发环保技术、做环保工程管理等上游走”,企业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张贵虎说。

最初进入水务市场时,“活下来是最重要的”。包括有四川大学的技术背景、拿到了VC投资的川大阳光,很多新进入水务市场的民资最后都崩溃了,“很多是因为道路选择地不对。”

以川大阳光为例,当时其把目标市场集中在工业企业,而四川境内大型的工业企业并不在多数。此外有些失败则是走了技术研发的道路,“中国的环保领域起步比欧美、日本晚了几十年,从成本角度技术拿过来用更划算。”事实上,做工业循环水脱硫的某环保企业人士说,中国大多数所谓新创技术都是在别人基础上,“换汤不换药”。

张贵虎认为,四川恒升有做大做强的潜质。从1998年注册到2004年正式起步,其在省内不仅有客户资源,“团队的执行力也已经得到了验证。”尽管其过去3年的利润率都在将近10%左右,但其明确提出正在努力提高盈利率。比如在管理上,保留核心技术人员,而对工程人员实行“项目招聘制”以控制成本。

用以佐证的,是其对BOT模式中几个关键点的控制。“比如怎样才能使政府如期支付费用?”国际水环境咨询公司专家黄启荣指出,此前有些政府没有经验或者不了解BOT运作的风险、市场需求量、财务成本以及回报率等问题,导致“这届政府引进资金有了业绩,下一届政府发现问题,可能改政策甚至撕毁协议”。

“我们就提出政府用自来水水费、行政收费或者其他资产作为担保。”张贵虎说。

魔战三国online破解版

开天屠龙

卧虎藏龙最新版